Graphite

兴趣使然

【涉零涉】miss

摸个段子

“贵安,佐佐木先生。”午间,天阴阴冷冷在下雨,他靠在椅子上稍作休息,长长的厚外套随意披在身上,剧本放在一边的桌子上。电话铃不合时宜地响起,他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礼貌而疏离。
“失礼了,这里没有佐佐木先生。”他被吵醒心情不是特别好,早些年他没有这种毛病的,但现在染上了五成。
“……”电话那边的男人沉默了一下,传来了翻动纸张的声音,“失礼,是我打错电话了。再见。”再说话时,男人的声音变了个调,稍微轻松起来,让他从剥离开的伪装里听出一点熟悉的感觉。
“等等……零?”他稍微直起背,看一眼电话上的液晶屏,通话时长10秒、11秒、12秒。
“日日树君?”然后男人这样说。
“是我!”涉直起身体,外套从肩头滑下去,一边袖子垂到地上。“你在忙吗?”
“还好。”零说,“等等我换个电话打给你。”
电话被挂了,涉拉了一把垂到地上的外套,将它搭在椅背,现在他已经不需要这东西了。五分钟后,电话声响起,涉留意了一眼号码,是熟悉的手机号。
“是我。”零的声音轻轻的,混合在杂声里。
“你那边好吵——你在哪?”
“我在天台。”零顿了一秒,“伦敦。”
“我昨天刚到米兰。”
“剧组巡演?”
“对啊,你有看吗!”
“没有。”零笑了笑,“但是团里有小姑娘爱看。”
“你也应该去看。你也爱看,我保证。”听到小姑娘三个字,涉莫名安定了一下。
“我有看你。”零补充,那边好像没有风了,静悄悄的,像是世界只剩他一人。
“只看我?”
“嗯……她把你的片段剪了出来。”零解释了一下。
“不可以!”涉反对,“这样就失去灵魂了!你不许看了。”
零在电话那边又笑了,“我会转告她。”
“要从头看到尾。”
“好。”
“你也是。”
“我知道了。”
“我刚刚在睡觉!”
“现在呢?不困了吗?”
“不困了——你什么时候去的伦敦?”
“昨晚。”
“你没告诉我!”
“我发了简讯,”零犹豫了一下,“可能没发出去。”
“好吧,”涉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你总是这样。”
“还有多久才能忙完?”
涉没有立刻回答,其实他今早才核对过时间,但是现在他翻出叠的整整齐齐的行程表,一页页翻看,零的呼吸声很平稳打在他心上,让他觉得这份沉默令人安心。“还要半年多。”
“我也是。”
涉重新靠到椅背上,扯得电话动了一下。“怎么了?”零听到杂声,问他。
“我想你了。”涉没头没尾地说,“我想吻你。”
“……”零没有说话,静静听着。
“我想见你。”
“……”
“你明天要开live吗?”涉重新扯下外套,裹在怀里。
“你在哪?”零答非所问。
“米兰。”涉莫名其妙。
“不是。”
“……”涉沉默了一会,另一只闲下来的手捏了几下外套,“斯卡拉。”
“晚上吃个饭。”零的声音轻飘飘的,但涉知道很快它会在耳边响起。
“给你做炸猪排?”涉站起身,外套整件掉到地上,他端起电话走了几步,被电话线拉住。
“还想吃沙拉。”
“我等等去超市!”
“别把人家的宣传单到处乱发。”零笑着提醒他一句。
“那我给你都带一份回来!”涉立刻换了个主意。
“好吧好吧。”零同意了,“那边下雨了吗?”
“刚刚下了……”涉望了一眼窗外,“但是现在出了太阳——我接你的时候会带伞。”
“那等会见。”零说,“我先挂了,薰君在找我。”
“好。”涉说,“零,我想你。”
“我也是,涉。”

评论(7)
热度(49)

© Graph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