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phite

兴趣使然

我现在就要抓两个小朋友来谈恋爱 到底是谁那么幸运呢?



谁不想坐在朔间小零的摩托车后座上,搂住他的腰在灯红酒绿的夜里兜风。

日日树涉坦言,自己是想的。

而且日日树涉也足够幸运,在回家路上恰好遇到同样要回家的朔间零,恰好骑着摩托车、独自一人的朔间零。

不说这环环相扣的恰好耗光了多少浪漫的巧合,朔间零刚系好头盔的带子,一抬眼就见到立在阳光下的日日树涉。

阳光晕在银白色的长发上,柔和了足够凌厉的线条,烟紫色的眼睛好像软软地化开了,像一滴足够浓郁的墨水,滴入清澈的池水里。

这一眼就足够让无数狗血桥段灰飞烟灭,朔间零好像听到了翅膀扑腾拍打,雀跃不已的鸟鸣。

日日树涉一步步朝他走近,不慌不忙地仿佛是在后花园闲逛的大小姐,然后在朔间零正前方伸出手。

朔间零一瞬间考虑要不要牵上去,然后一只通体洁白没有杂毛的鸽子噗通落入日日树涉掌心——从朔间零的头顶上。

原来刚刚真的是鸟鸣。朔间零想。

“朔间前辈。”日日树涉恰到好处开了口,“我的鸽子失礼了。”鸽子在他手掌上跳了跳,歪歪脑袋钻进宽大的外套里,他也借着这机会往前走了两步。

“噢,噢。没关系。”朔间零摇摇头,并不介意刚刚那一出闹剧。

“前辈平时都骑车回去吗?”

“嗯嗯。你呢?”

“搭电车一类的。”日日树涉如实回答。

“现在是上下班高峰期,电车很多人吧,再不快点去会有更多人。”

“我一般会在这个时候背背台本——说起来,我是日日树涉哦。”日日树涉又往前走了一步,衣摆被风吹着,扫过摩托冰凉的车头。

“我知道你是日日树涉。”朔间零双手搭在车头上,他刚刚熄了火,车头灯呼地灭了。“你在这里背台本?可不是一个好选择。”他打量一眼车棚周边,“如果是我会到喷水池那边吧。”

“我是来等零的。”

“唔,等我?最近的后辈都那么热情吗?等等……嗯?零?”朔间零有点惊讶地看了日日树涉一眼,对方脸上没有露出丝毫不妥的表情。“啊,嘛,虽然被你这种家伙直接叫名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好歹对前辈尊重一点啊,涉?”

“下次我会注意的。”日日树涉眨眨眼,乖巧下透出几分狡黠。

“你在这里等我干什么?”朔间零倾斜了车身,一条腿支在地上。

“想看看大名鼎鼎的朔间零……是不是真的三头六臂无所不能。”日日树涉一本正经地说着胡话。

“哈哈哈,那真是让你失望了。”

“真遗憾,看来只是一个人而已。没有恶魔的羊角,也没有吸血鬼的尖牙。”日日树涉摇摇头,马尾在太阳下像揉碎的银光,晃得亮眼。

“那你现在要走了吗?”

“不,我一开始的目的——”日日树涉目光炯炯,落在被主人保养得极好的摩托上。“是想请朔间前辈带我兜一兜风。”

“原来本大爷只是个附带品啊。”朔间零笑得反倒蛮开心的,他搭上摩托把手,手指轻轻击打橡胶的握手。“那上来吧。”递给他一个头盔。

日日树涉毫不客气,立刻接过头盔往头上套,不出意外被卡住,然后他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听见朔间零的笑声从头盔中闷闷地传进来。

“马尾,拆掉吧。”朔间零笑够后好心伸出手,替他松开被带子勾住的马尾。银白色的长发倾泻而下,一瞬间像倾倒了整条银川,此刻柔顺地落在日日树涉的背后,头盔就完美地戴了上去,朔间零手指绕到他下巴处,摸过两条固定的带子扣起来,最后像挠猫下巴那样摸了一把。

日日树涉说不好朔间零是在摸头盔带子还是他的下巴,总之手指冰冰凉凉的,像根羽毛般扫过他的皮肤。

日日树涉自己也摸了摸带子,或者说下巴,被朔间零触碰的那一块皮肤突突跳着,一阵火热一阵冰凉。然后朔间零启动摩托,示意日日树涉赶紧坐上来。

“坐好了。”朔间零一踩油门,巨大的惯性让日日树涉差点甩到一边。他笑出声,然后腾了一只手抓住身后人的手扯到腰间。

“抱住。”

“嗯?”日日树涉表示风有点大听不清。

“抱住本大爷的腰,乖乖坐好带你去兜风。”

完全不重要的后续

日日树涉的头发能解开摩托车头盔的扣子,这是朔间零认识日日树涉一周后才知道的事情。

装了一个星期,真的很不得了。

没法继续装下去的原因是:被看到用头发抓住乱飞的鸽子了。

评论(17)
热度(125)

© Graph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