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phite

兴趣使然

【涉零】段子合集 1

其实都是最近的脑洞or废稿合集……

不想继续写下去了 所以大概都没有后续!

发出来大概只是想证明我没有在咸鱼

*非常ooc 放飞自我



*在公众场合亲密接触

 

“外面还有人哦日日树君?”

说着这样的话,零也没避开从背后抱上来的人,他摘下盖住大半张脸的墨镜搁在桌子上,顺便哄孩子似得拍拍环在他腰上的手。

透过门缝不难看到来来回回走动的工作人员,虚掩的门隔不住杂乱的声音,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在这样半封闭的空间中相处让人忍不住紧张,有种时刻被窥视的奇妙感,特别是当有人靠近休息室时,零总是会下意识往后缩,涉只好把他抱得更紧,能融入血肉藏起来只让自己看到就好了。

“害怕被拍到吗?我的大明星?知名歌手与自由演员私下行为暧昧,也是令人amazing的新闻呢♪”涉蹭了蹭对方的发尾,把头抵在肩上,安抚般吻上头发。复又像想到什么一样补充到,“希望他们能好好写,毕竟这种爆炸性新闻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有的呢。”

“吾辈真是后悔刚下飞机就来看汝了,就应该回家好好休息呢。”零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拍开伸进衣服乱摸的手,结果被对方故意收紧手臂锁进怀里,压住的皮带扣陷进肉里,硌得有些疼。

“零说了好过分的话,真受伤啊♪不如在这里做点什么来弥补我吧?好吗?”刻意压低的声音从耳边直接传来,随后舌头舔上耳垂,湿热的气息将脖子染上一片浅红,轻笑声不加掩饰地透露出兴奋。

零现在是真的有些后悔了,一开始就不应该纵容涉,他说不定真的会把自己按在哪个角落做点出格的事,虽然他不介意外人怎么看自己,但也没有将闺房之乐暴露给别人看的兴趣。

“吾辈可不记得有什么需要补偿汝的。”他把耳垂从涉嘴里抢救出来,挣脱开怀抱转身注视着恋人。

“但是……等日日树君忙完,回家做点别的也不是不可以呢♪”

 

 

 

*一方生病

 

啪——

清脆的巴掌声拍落刚拿到的番茄汁,饮料落地之前单手接住,转身塞回储物柜中,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般流畅,合上柜门后,涉从玻璃反光上看到对方已经捂着脸重新倒回沙发上,他才好整以暇地回身,把口服液递给窝在沙发里的零。

“快把药吃了。”见对方不情不愿地坐起身吸食苦涩的药液,涉掰出两片药片倒在手上,等零喝光药后迅速把药丢进嘴里吻上对方,熟练地撬开牙齿把药片喂了进去。苦涩迅速在嘴里化开,舌根苦得发颤,涉带着得逞的笑适时递上一杯水,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接过水往嘴里倒。

喝空了杯子里的水后,零不悦地塞到涉怀里,也没管他拿没拿稳、接没接住就自顾自地放手了。扑通一声把自己埋回沙发中,意料之中地传来杯子轻放在玻璃台面上声响。

涉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手拨开零睡乱的刘海,把手敷在额头上测了测温度,还是烫,不过比起昨晚被送回来的时候烧得神志不清又不肯去医院的状况好多了。零眯着眼蹭了蹭他的手,他刚刚洗菜熬粥,手还是凉的,可能在物理上的降温效果让对方感到很舒服。

“要躺上来吗?我的腿上还是空的哦♪”拍了拍并拢的双腿。零的身体往上蹭了蹭准确躺到熟悉的位置,睁开眼睛拉过涉另一只手放到滚烫的脸上。也许是因为发烧的缘故,零的体温难得的高,平时自称吸血鬼人设的人身体冰冷得不可思议,涉这样想着不由自主拨开零耳边的头发,想看看是不是藏着一对尖尖的耳朵。

——当然不会是尖的。

涉没来由地叹了一口气,对那么美妙的超现实幻想的不存在感到惋惜,可是显然躺在他腿上的人就不那么想了。

“汝又叹气,吾辈已经听腻了。”他伸手抓住眼前晃动的头发,“如果是因为生病的事,吾辈已经反省过了。”脸埋进涉的小腹不安分地摩擦,像是羞愧一样故意逃开对方追随的眼神。

 

 

*久别重逢

 

下雨了。

 零提着番茄汁在便利店前叹了一口气,屋檐滴下的水珠砸碎在地上溅起水花,他只好后退一步避开雨水。这个城市哪里都很好,只是成年连绵的雨总让人提不起兴致,缠绵的雨声并不会给情侣制造浪漫,何况这里也没有需要制气氛的恋人。

这场雨来得措不及防,而且似乎一时半会也不会停,本来只打算下楼买个番茄汁的人自然什么也没带,零在门前等了一会后决定回到店里买把伞。

要是这个念头早一点,他就不会看见雨幕中银白色的身影,也不会下意识念出那个人的名字。

 日日树君……?

 而那个人也不会回头了。

 

“是零?”那人渐渐靠近,像穿透雨幕一样从朦胧中走来,停在他面前。

实话说他不想让那人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不是说他现在的样子有什么见不得人,而是……

“你还是没变。”

你看。零从来都分不清不变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从涉嘴里说出来的。

日日树涉的不变,和他朔间零的不变,也许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被涉扯住手腕拖进伞底,动作迅速得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零注意到扯自己手腕的手原先是更下的,快到手时稍微往上移了一点,要是没有亲眼看见也许会以为是幻觉,接着手中的袋子也被自然地接过去,动作一气呵成仿佛他原本就是来接零一般。

“我送你回去吧。”涉语调轻快地说,手中的伞孩子气地转了一圈,似乎很开心。

他没法拒绝了,于是零选择点头。

 

街上很空旷,雨来得太大太突然,很多人都被迫躲在屋檐底下。这件事让零稍微得到安慰,在这个降水量极高的城市里,还是有许多人和自己一样忘记带伞。

回家的路不算远。但是雨太大了让他们前进的速度变得更慢,雨点歇斯底里地砸到伞上,雨声掩盖了两人不说话的沉默。水从鞋底漫上来,慢慢浸润袜子,怪异的粘腻在皮肤上。零有些后悔了,他刚刚应该留在便利店,等雨小些再走。

开始刮风了。雨点随着风刮进来打在两人身上,雨不再是从天上直直落下来,而是四面八方都有,哪里都避不开,涉把伞稍微倾斜挡住风吹来的方向,但是没用,很快另一阵风从相反的方向吹了过来。魔术师的手法也在这捉摸不透的风雨中失去了作用,涉有些自暴自弃地把伞撑平。

“呼呼,真是没办法呢。”

“嗯。”

面对这样随心所欲的东西,预料不到也是没办法的事。

 

有这样任性的雨,两个人到家之后湿透也是必然的,所以涉很自然地留了下来,零还从衣柜里翻出大毛巾和替换的衣服给他。

两个人无所事事地坐在沙发上,没有聊天,任由雨声填满这份寂静。零想下雨能制造浪漫这种话一定是商家用来骗人的,此刻他只想睡觉,眼皮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身体也随着闷闷的雨声软下来,意识慢慢飘远将要消失的瞬间,他听见涉开口了。

“零?”试探性的、小心翼翼的语气。

零清醒了,但也没有睁开眼。过了一会涉都没有再说话,他也不急,闭着眼耐心地等下文。

首先被触碰到的地方是肩膀,接着涉柔软的头发也贴了上来。零感觉身体被拉扯着,他吃不准一个睡着的人应当对此有怎样的反应,所以他稍微提起劲,想着这样大概能装得更像一些。涉将他的头搭在肩膀上,实际上那并不比靠着沙发更舒服,零的耳朵被压在一块骨头上,碾得他有些疼。很快他就不在意这个了,涉把头轻轻靠上来,两人仿佛很亲密地紧挨着。

呼吸暧昧地混合在一起,零能清晰地感觉到涉的身体随着呼吸起伏。雨可能要停了,因为他忽然发现心跳声能盖过雨声,一下一下地在胸膛中回响。

“零……”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很低沉的嗓音,熟悉又有些遥远。涉没有继续说话,他等了一会才明白涉可能只是想叫叫他名字。

这样的相处太久违了,零这样想,所以他忍不住将整个人缩进对方怀里也是可以理解的。即便闭上眼睛,他也能准确无误地环上涉的腰,把头靠在胸前,涉也熟练地揽住零的腰,下巴抵在他头上,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头发。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偶遇,这样的亲昵还要再等多久呢。鼻腔里都是涉的味道,零听到了对方的心跳声渐渐和自己趋于一致。



*涉五岁和末子的争宠记(世界上最让人底气十足的就是被某人偏爱

 

涉:哦呀?这不是夏目君吗?大冬天的蹲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夏:啊……什么嘛,是涉哥哥啊?

夏:真是的,别吓我嘛,下次希望你能用更正常的方式登场啊。

涉:一不小心就习惯了——那么夏目君在这里做什么呢?

夏:因为课室的信号突然变得很差,我才出来找信号的。

涉:你需要查什么吗?我也来帮忙吧,不然来表演部坐坐吧?会给你准备热茶和饼干哦。

夏:表演部吗……唔,我不是很喜欢去那里呢。每次看到墙上的面具,就觉得你又离我们远了一些。

涉:真是会撒娇的孩子~好吧,既然是可爱的夏目君的要求……

涉:夏目君有什么困惑呢?让涉哥哥来帮你解答吧☆

夏:不是我哦,是零哥哥拜托我查一款手机,真是稀奇呢,居然会提出这种请求。

涉:哇哦,居然被拜托了这种事,真是被零宠爱着呢?

夏:……?

夏:在路上走着的时候被似乎是轻音部的双子围住,两个人用一样的脸和声音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还以为要被魔王的使魔吃掉了?结果被邀请进零哥哥的地盘,久违地听到了抱怨呢~

涉:呼呼,零跟你抱怨了什么呢?

夏:像个老爷爷一样唠唠叨叨小事啦,还问了组合的事情……

涉:结果被夏目君拒绝了呢~

夏:哇啊——这种事情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涉:乖~乖~摸摸头。

夏:头发都乱了,不要揉啊。明明和零哥哥做的是一件事,为什么效果就差那么远呢。

涉:夏目君真是被零宠爱着呢☆

夏:竟然又重复了一遍,本来我还想当没听见呢。难道被偏爱的人不是涉哥哥吗?

涉:……?

夏:露出那样的表情,涉哥哥你该不会要否认吧?我可是见过无数次你亲吻零哥哥的样子哦?

涉:无数次,夏目君真会说些让人害羞的话呢♪

夏:再怎么说,关系也太好了吧。

涉:零是恋人哦~

夏:打住!想要秀恩爱就到此为止吧。我可是听到耳朵都要起茧了。

涉:真冷淡啊~虽然这样也很可爱,但是哥哥也会伤心的哦。

夏:别突然就抱过来啊,这样不就看不到手机了吗——我要回去找零哥哥了!

涉:真是坏孩子啊?找零干什么,我也会好好疼爱你的。

夏:…………

夏:总觉得……涉哥哥被偏爱着这件事,让我有点寂寞呢。

涉:哦呀?夏目君在吃醋吗?

夏:没有那种事。

涉:……♪

涉:夏目君会记得那种事也让我有点吃惊,明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夏:那种事要怎么忘掉嘛……你们也从来不知道避讳。涉哥哥缺乏羞耻心也就算了,零哥哥也陪着你瞎闹,真是不知道要把视线放到哪里才好。

涉:那么难堪的回忆,忘掉也没关系~

夏:……跟哥哥们在一起的日子我是永远不会忘掉的。

涉:♪

涉:话说回来,零让你找的是什么手机?

夏:是这个哦。

涉:哦呀? 

夏:零哥哥说出名字的时候我还在想不是已经停产了吗?结果居然在网络上搜到了新型号的宣传视频,虽然最近有些忙没能及时了解新消息,但是这种消息由零哥哥告知还真是让人感到心情复杂呢。

涉:我也有同感♪

夏:不过为什么是这个牌子,涉哥哥知道原因吗?

涉:这是我送给零的第一份礼物哦,但是在留学的时候弄丢了,似乎懊恼了一阵呢。懊恼的魔王大人也很迷人,不过当我说重新送一个的时候,零却拒绝了呢。没想到他还记得这件事……amazing♪

夏:什……什么嘛,这种事情真不想知道!

涉:可是夏目君自己问的哦~

夏:涉哥哥的品味真差!如果是我肯定不会选这个牌子。

涉:零不会在意牌子哦♪

涉:“日日树君送的吾辈都很喜欢。”

夏:别用零哥哥的声音说话啊,这样不就像被本人拒绝了一样吗?

涉:就算是真正的本人也会这样说♪

夏:……(心好累啊不想再看这个人秀恩爱了)




*就!就这样吧!再见ヾ( ̄▽ ̄)

评论(6)
热度(91)

© Graph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