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零】一只鸽子的终末

其实是涉零多的场合 为什么我会陷入这样的邪教 不得不陷入了沉思 

开玩笑的!!!!cp是涉零!!真的真的(。)和 @爱之歌 脑的一个脑洞……

私设是涉独居 大概没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了 不如说全篇都需要注意

我们多多尼斯君太可爱了!请大家不要客气多多欺负他(喂)

大概是年前最后一篇!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天有点阴,可能快要下雨了。阿多尼斯确认了包里面装有雨伞,便安心坐下来继续练习小鹅笛。朔间前辈昨天特意指导了一番,令他有许多茅塞顿开的感觉。

不能浪费朔间前辈的心意,阿多尼斯这样想。

他闭上眼睛感受手指和小鹅笛之间的联系,悠扬的乐音从唇齿间流泻出来,仿佛乐器成为身体的一部分,稍微可以运用自如了。一曲终了,他再度睁开眼睛时,面前出现了一只鸽子。

阿多尼斯这才注意到,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

也许这只鸽子是为了避雨才飞进来的,阿多尼斯有些好奇地凑近了它,鸽子没有躲开,自顾自地梳理弄湿的羽毛。那么幼小的生物不害怕自己是一件很新奇的事,也许朔间前辈说得没错,自己应该勇敢一点去面对未知的事物,不能总将自己的外貌当成理所当然继续软弱的借口。

于是他伸出了手指,鸽子被手指吸引了注意力,跟着手指走了几步,红宝石一般的眼睛亮晶晶的。它兴奋地蹦了两下,轻啄他的指甲。他试探性地摊平手掌,鸽子没有犹豫就跳了上去,缩在手掌中心仿佛在小憩。

“太弱小了。”阿多尼斯仔细观察鸽子后,客观地发表了感想,他只要轻轻一捏鸽子就会立刻死去。

 

“Amazing☆你是在呼唤我吗?就算你没有呼唤我也来了,我是你的日日树涉。”窗外突然出现了蓝色的身影,阿多尼斯下意识把鸽子护在胸前,充满警惕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窗外的戴着假面的怪人。

“你是……日日树学长?”虽然远远地见过几次面,阿多尼斯还是有点不确定。

“是的,我是你的日日树涉☆刚刚似乎听到很美妙的音乐,就顺着音乐声找来了——哦呀?你手里的,是我家孩子吗?”涉突然从窗外消失,在下一个瞬间,学长已经坐在自己面前,阿多尼斯有点头晕,希望学长能好好待在一个地方,他想。

阿多尼斯才想起被他紧握在手中的鸽子,刚刚太过震惊一下子用力过猛,鸽子仿佛已经没有了动静,他犹豫地摊开手掌,鸽子一动不动地倒在他手心,任他怎么戳都没有反应。

他低着头,没有说话,涉也没有说话,阿多尼斯想起鸽子对自己毫无防备的样子,又想到刚刚涉说的鸽子是他的孩子,这只鸽子肯定是学长特别重要的同伴,感到很愧疚。想想自己和家人的关系虽然不是特别融洽,但是就算是一直欺负自己的姐姐出了意外,肯定也会很难过,更别提是死掉了,他更愧疚了,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涉的表情。

太软弱了,自己不仅做出了伤害别人的事情,还不敢去面对。这些想着,阿多尼斯抬起头,盯着从面具中露出来的眼睛。

“对不起日日树学长,我做了伤害你的事情,请让我补偿你吧。”他不安地补充,“我会尽我所能满足学长的。”

“……”

“对不起。”阿多尼斯顿了下,“请让我来当你的家人吧。”

涉半天没有说话,最后从他手里拿走了鸽子,放进外套的口袋里,却依旧没有任何表示。阿多尼斯有点束手无策,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如果朔间前辈或者羽风前辈在这里就好了,即便是大神,在这种情况下也会比自己做得更好。

“虽然我没有办法脱离原来的家庭,但是我会为了学长努力的。”

听完这句话后,涉终于开口了。

“那么阿多尼斯君,就请你等会来我家做客吧☆”他推了推面具,留下了一张有地址和示意图的纸条就像风一样消失了。

 

阿多尼斯拎了一大袋肉和香蕉从超市走出来,他认真看着涉给他留的地址,幸亏学长把路线都详细写出来了,不然自己可能真的会迷失在复杂的电车中。现在不是人流高峰期,车上还有很多空间,否则他拿着那么多东西一定会给别人带来困扰。顺着路线图来到涉家门前,他鼓起勇气地按响了门铃。

 

零是被谈话声吵醒的,实际上,在一间长期只有一个人住的屋子里面被对话声吵醒是一件特别少见的事情,而且对话的两人还是让他非常意外的组合。

涉今天似乎特别兴奋,在路上不停地说话,也不管自己是否回应。可能是因为今天白天没睡好,或者是回家路上淋到了雨,零一路上都无精打采呵欠连连,就这样莫名其妙被牵到了涉的家。不过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零很自然地爬上他的床,任由涉脱掉外套、盖好被子,甚至了纵容那近似撒娇的亲吻,沉沉睡去。

他掀开被子打了个呵欠,外面稍显冰冷的空气贴上温暖的皮肤,让他稍微清醒了。零拉了拉毛衣,打开了房门,看到两个人扯着一袋东西僵持不下的场景。

 

……

……

……

听到声响的两人,也齐齐望过来,三人陷入了谜一样的沉默中。

“日日树君和阿多尼斯君竟然有这样的交情,吾辈也是始料未及呢。”虽然根本搞不懂始末,零还是在这诡异的场面下先开了口。

“这里竟然是朔间学长的家吗?可是刚刚开门的的确是日日树学长……”阿多尼斯的脸上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金黄色的瞳孔里写满困惑,他低头仿佛在认真思考,“难道说,朔间学长和日日树学长也是家人吗?”

不……出现在家里不一定是家人有可能是朋友,不过这话再怎么也轮不到衣冠不整地从卧室里出来的自己说就是了。

没等两个人回话,阿多尼斯又接着说出了自己的猜想。“既然是朔间学长先来的,那我应该叫朔间学长哥哥吗?”

“不……”

“对不起,我太自作多情了,果然还是叫学长吧。”

“吾辈也不是这个意思——总之汝等在争什么?那个袋子到底装了什么?”零决定先岔开话题。

“是晚饭吃的肉。”阿多尼斯认真地回答,“为了补偿日日树学长失去家人的痛苦,我决定来做学长的家人。”

零困惑地把目光投到涉身上。

“我实在是太感动了,以示诚意,让我告诉阿多尼斯君一个小秘密——因为零也很喜欢我,所以也想要做我的家人,阿多尼斯君也是一样吧?既然都这样说了,晚饭就如你所愿交给你吧。”涉松开袋子,说着避开零追寻的目光,把阿多尼斯推进厨房。

 

顿时心理神会,零从储物柜里摸出番茄汁,慢悠悠地拆开了包装。

“零竟然那么快就醒了,我还想给你一个惊喜。”熟悉的双臂从身后揽了上来,涉用抵住他的肩膀,不轻不重地磨蹭着,发丝搔得耳朵有些痒。

“那汝来解释一下,吾辈可爱的孩子为什么会被拐到这里来?”

“哦呀?明明是阿多尼斯君做错了事情,害我失去了重要的家人呢。”

“……吾辈说了多少次不要把鸽子带到学校。”零躲开身后的人不安分的亲吻,“况且汝不要欺负阿多尼斯君了,鸽子不是还活着吗?”

“呵呵呵,还是骗不过零。”涉轻轻笑着,校服外套有东西轻轻蠕动着,不一会就从口袋探出一个可爱的头,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透出刚睡醒的迷糊。“可是我没有欺负他哦,不如说从头到尾根本没来得及说话呢。”

“唔……”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赌气的吻封了回去,零刚想要推开他,就听到稍远的地方筷子落地的声音。

“学……学长?”是阿多尼斯不可思议的语气。

“唉……”零看着涉一脸兴奋的笑,怀疑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接着毫不犹豫地推开了他。

“成为家人要做这样的事情吗?”阿多尼斯还沉浸在震惊当中,“我生长在一个弱肉强食的家庭中,不是很能明白学长们家庭的相处模式……”他停顿了一下,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但是如果是为了学长,我会努力融入进去的。”

零突然有些后悔刚刚醒过来了,“不是的……”他思考着怎么解释会才能正确引导后辈日后走上正确的道路,接着他瞥到涉在一旁事不关己地笑,“吾辈是哥哥所以只要抱抱阿多尼斯君就好,亲吻是和日日树君做的事哦。”

“零?”

“原来如此。”阿多尼斯露出非常明白的表情,他走了过来,抱住了笑容可掬的零。松开彼此之后,零还摸了摸他的头,夸奖说真是一个让人安心的拥抱。他紧接着走向了涉,有些犹豫地张开了双臂,“需要……我抱住日日树学长吗?

“现在的情况真是令人amazing呢,呵呵呵……”涉后退了几步,注意到零并没有帮自己的意愿,他只好动了动衣服,鸽子呼啦从口袋里飞出来,落到阿多尼斯手臂上。“是爱呢阿多尼斯君,你用爱唤醒了沉睡的鸽子,所以这个吻,请献给鸽子先生吧。”说着,涉退到了零的身边。

阿多尼斯小心翼翼地收回了手,如获珍宝一般看着鸽子。鸽子歪了歪头,俏皮地飞上他头顶。“顺便一说,它大概饿了,就请阿多尼斯君帮我照顾一下家人吧☆”涉指了指厨房方向,“饲料在刚刚我告诉你的地方哦。”

 

晚饭后,涉愉快地提出让阿多尼斯和鸽子待一段时间的建议,然后把他送到了车站。和阿多尼斯告别之后,涉顺手拉住了准备离开的零。

“日日树君?”

“零今晚会留下来陪我吧。”明明是疑问句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根本没有留下拒绝的余地,涉已经牵着零走向回家的方向。

“太霸道了,吾辈还想回去看看可爱的弟弟呢。”

“说什么呢?我也是你的家人哦,也像爱凛月那样爱我吧。”

“也不是不可以呢——只是吾辈,可不会亲吻凛月哦?”

 


评论(13)
热度(78)

© Graph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