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小段子 虽然肯定不是这种剧情但是不要让我落差太大吧……(惨淡的)

充满了恋爱脑的ooc


“吾辈不想动了。”朔间零撑着紫色遮阳伞,踩着拖鞋拖拖拉拉地在阴凉处磨蹭。

合宿的首要目的是增进感情,朔间零自觉自己和对面没什么需要增进的感情,原本是想像从前那样借着身体不适为借口一睡了之。

事实上他根本来都不想来,谁大热天闲着没事干要跑去又是太阳又是海水的地方自讨苦吃?只是天祥院好像早就知道他这点心思,还特意点名说希望能见到过去两位奇人的真实力量。言语中颇有过度兴奋之意,传到大神晃牙和姬宫桃李耳朵里不知道被曲解了多少层意思,非要算作两队之间的决一死战。朔间零想莲巳敬人听到了怕是又要气得胃病发作。

当然,天祥院说是这样说,他朔间零也没什么好怕的,他就是闭着眼在床上躺着又如何?任凭火烧眉毛,他硬是一动不动,谁能叫醒装睡的朔间零?

可惜还真的有。

倘若是在平日UD的诸位面前,或者轻音部双子面前,再不济就算是和流星的各位一起工作的时候,他就能装模作样摆一个长辈的虚弱架子,愁眉苦脸地装出不善阳光的样子(何况他原本就对阳光没办法),就能轻轻松松躲到阴凉处摸鱼一整天。

可惜偏偏这次是日日树涉。

朔间零原本猜他会做出营业模式,维持着两人不咸不淡的仅仅是认识的关系,事实上在众人面前也的确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只是到了大家看不到的地方,他本性暴露,毫不犹豫地撕开人前贵公子的皮囊。

“无论汝说什么,吾辈都不会去的。”结果是日日树涉一把掀开朔间零的薄被,强行把朔间零扯起来。朔间零也不甘示弱,抱着枕头拒绝离开空调房。

“反正汝一个人也能摆动那些东西吧!”朔间零振振有词。

“零这样夸我很高兴。”日日树涉巧妙地蹭到朔间零身边,过分亲密的距离害的朔间零不由自主地瞄了一眼紧闭的大门。“但是我们可是在合宿培养感情哦?要是作为‘旧友’的我们都维持着这种不咸不淡的关系,后辈们会怎么看呢?对吧零?”

“吾辈可不记得汝是这样关心后辈的人。”朔间零耍赖。

“哭哭,零怎么能这样说我?”日日树涉装模作样掏出一块手帕,擦了一把眼泪,“我可是在不断成长呢!”

“那汝去找阿多尼斯君联系感情吧。”朔间零不管他,抱住枕头一骨碌倒在床上。

“可是刚刚抽签抽到的人可是零哦,愿赌服输,零可不要耍赖。”

朔间零沉默。

刚刚也说了,合宿的首要目的是增进感情,尽管双方队长都明白自己和对方没有可以增进的感情,但是为了后辈的成长还是愿意做一些微小的牺牲的。因此合宿的第一件事,是抽签决定谁去做晚饭。

以免出现同队抽到一起的可能性,于是两队分开抽。三短一长,朔间零首当其冲地抽出了长签,公布结果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看到天祥院脸色微妙地变了一下,结果fn内部抽签长签被日日树涉拿去。

朔间零原本是不愿做饭的,但另一个人是日日树涉,这个结果到底让他稍微能接受一些。

日日树涉显然也很清楚朔间零会因为自己稍微妥协,因此也越发肆无忌惮,伸手去扒了朔间零的私服,换上了带来的白衬衫,好说歹说让朔间零出了门。

结果是没走到一半,朔间零一边念叨着吾辈不去了,吾辈再走就要蒸发了,一边勾着伞拖沓地跟在兴致勃勃的日日树涉后面。

粗糙的拖鞋摩擦着脚背,细小的沙粒随着动作调皮钻进脚趾缝间,磨得发红肿痛。朔间零数次伸手要拽住日日树涉背后扎起的长发发尾,全以对方刻意闪开失败告终。

来来回回几次朔间零坏脾气爆发,一赌气蹲在地上,半撑着伞稍微挡住无处不在的太阳。

“吾辈不走了。”朔间零说。

走在前面的日日树涉终于肯停下脚步,回头望着蹲在地上耍小孩脾气的朔间零。

“现在不怕被人看到了?”日日树涉也钻进伞里,试图擦掉朔间零脸上不断淌下的汗。

朔间零不说话,闪过日日树涉的手,脸上表情相当不愉快。平时会嘲笑他幼稚的朔间零无影无踪,以更加幼稚的表现跟他耍脾气。

日日树涉倒是对这样的朔间零爱不释手,但是也知道老虎的胡须摸不得,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好歹稍微制止住自己的恶趣味,装模作样地跟朔间零确认道:“走不动了?”

“走不动了,背我。”朔间零热得人设都不想保持,也顾不上对方的装模作样了。

“不然公主抱!”日日树涉贼心不死。

“不要太阳好刺眼。”朔间零理由正当到日日树涉有种没被拒绝的错觉。

最后日日树涉还是把防晒衣脱了盖在朔间零头上,然后背对他半蹲下来,朔间零也懒得计较是否会被第三个人看到,相当顺从地趴在对方肩膀上,抱怨了一句:头发好热。

“嗯。”日日树涉轻快地一把背起朔间零,任由着对方将滚烫的头发贴进自己的肩膀,“晚上做个番茄沙拉好不好?”

“汝这是假公济私。”合法偷懒后的朔间零心情显然好了不少,开始有心情和他说笑几句。

“零不喜欢吗?”

“喜欢。”

评论(9)
热度(75)

© Graphite | Powered by LOFTER